之一新闻     

上帝的声音——评《金陵十三钗》配乐

发布时间:2012.02.02      来源:腾讯音乐      查看次数:1320
      大家都知道张艺谋新片《金陵十三钗》 里有一个贝尔,是好莱坞大明星,奥斯卡金像奖得主,但很少人知道影片中还有一个贝尔,他是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约舒亚贝尔。诚然,两个贝尔的英文名拼法不尽相同,但约舒亚贝尔的作用不可小觑,他那如泣如诉的琴声穿插在影片中,尤其是关键场景,仿佛是一个历史的探究者和旁观者,又好像是观众情绪的化身。

      贝尔的音乐以及影片中多数配乐均出自旅法作曲家陈其钢先生之手。陈先生跟张艺谋导演的合作可以追溯到1999年的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到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式结出最为丰硕的成果。之后,陈先生又为张导的《山楂树之恋》配乐,从此涉足电影音乐。《金陵十三钗》的配乐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从北京奥运找到源头,这不仅是因为奥运一结束他俩便进入了《十三钗》的筹备,更因为该片跟奥运主题歌同样采取了逆向思维,用音乐来反衬画面,而不是推进或强化画面的内容。

      典型的电影音乐采用瓦格纳式的主题动机,为主要人物及事件谱写各有归属的音乐旋律,然后在该人物出场或该事件发生时,加以巧妙地配合,以帮助展现人物心理,烘托气氛。《金陵十三钗》的音乐基本上不属于描述性质,如果一定要说它代表了某个人物,那么这个人物应该是上帝。影片的音乐风格空灵飘逸,带有一丝宗教的圣洁。这跟故事的发生地产生呼应。教堂是灵魂的避风港,是摆脱杂念、追求崇高的地方,但此时此刻它见证着残酷的杀戮和兽行。残忍,在崇高的映照下显得更为残忍;崇高,在残忍的反衬下也格外崇高。

      影片中的画外音乐(即只有观众能听到、角色无法听到的音乐)站在一个神祗的立场,无论是拉丁文的圣歌,还是陈小朵飘忽的女声,均像是教堂的建筑,见证着暴行,渗透出悲悯,仿佛在诉说:“这里发生的一切,老天都看在眼里!”同样的反差手法也见于士兵的牺牲和两位妓女的被害场景。音乐舍弃了常见的激越与忿恨,而是从血与泪中超脱出来,用最柔软最优美的声音,来试图抚平现实的累累伤痕。

      如果说《十三钗》配乐中哪一段有所指的话,那一定是《秦淮景》,代表妖艳妩媚的十多名艺伎。这段取材于民间小调《无锡景》的旋律,被陈其钢先生处理成天籁,并用苏州评弹的吴侬软语演绎出来,从江南小调的亲切化蝶般演化成飘忽的仙乐,为一向被贬为不知亡国恨的“商女”赋予了女神般的圣洁。

      《金陵十三钗》用单个场景,将几组不同的人物有机组合起来,形成冲突与和解,衬托出牺牲和人性。音乐的人物塑造虽不是特别明显,但跟场景一样,它最终组合成一体。这里面有宗教的合唱,有民歌小调的旋律及琵琶的婉转,有小提琴的柔美、二胡的悲怆、大提琴的深沉,交织着,回响着,形成希腊悲剧合唱队似的独特角色。而这个角色本质上综合了教会女学生、艺伎、守城士兵、阴差阳错当了救赎者的约翰米勒等人身上的人性光辉,将之升华成高尚和神圣。可以说,音乐扮演的这个角色,源自人类又超越了人类,它没有直接反映枪炮声和烧杀强奸,但它为普天下众生哭泣了,超度了。这是藐视战争、挣脱仇恨的音乐,是只应天上有的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