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新闻     

奥运开幕式后,张艺谋亲笔留言:王之一辛苦!

发布时间:2011.12.25      来源:《现代苏州》杂志官方博客      查看次数:1564

王之一:拓展“天堂”音乐空间的帅哥

记者○许晓玉

       奥运,虽然时隔半年之久,现在提及,心头依然会泛起涟漪。对于苏州而言,最能让大家心潮澎湃的,非苏州元素莫属。王之一,便是其一。

伴随刘欢和莎拉·布莱曼天籁之音传出的悠扬乐曲、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和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上台致辞时高昂恢宏的《迎宾曲》……配器、作曲,来自苏州的年轻小伙王之一用音乐在奥运会上为苏州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北京奥运拼命的日子,

       张艺谋亲笔留言:王之一辛苦!

       王之一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的助理。二十多岁的他是如何走进奥运、担当如此重任,这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出生在苏州的王之一,五岁开始练钢琴,十一岁学习作曲,十三岁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属中学的作曲专业,大二留学美国,在美国奥柏林音乐学院和路易维尔大学分别完成了本科和硕士学业后,于2006年5月回国。2007年6月的一天,受聘担任上海歌剧院驻团作曲家的王之一,接到前辈陈其钢的电话。电话中,陈老师问他有没有兴趣去北京工作一年,与自己一起从事奥运会的工作。当时,陈其钢刚刚被任命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音乐总监,需要一名助手。听闻此信,王之一很高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对我个人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舞台,能展现自己以前所学到的知识;这也是一种经历,能与很多音乐家合作。我当然愿意!”7月初,借调手续办妥后,王之一立即奔赴北京。

       《迎宾曲》创作,“欢莎”主题曲、梦幻五环、中华礼乐、李宁腾飞等音乐配器,这些仅仅是常人看到的结果,整理谱子、训练歌手等,背后很多看不到的工作,王之一同样需要担当。“焦头烂额的事情很多,我们要不断地根据节目的变化修改调整曲子、配器等。”音乐总监助理,其工作强度与工作压力可想而知。

       赶制李宁点火仪式主题曲的时间最短,要求在三天之内必须完成。接到任务的王之一对陈其钢说:“这么大的东西,我平时写最少要一个星期多,三天有些太赶。这个要拼命啦。”陈其钢应答到说:“这一辈子就拼这一次吧!”随后的三天,除了吃饭、睡觉,他基本上都是在对着电脑写、改谱子。

       “真的很辛苦啊!”记者感慨。

       “是的,不过习惯啦。领导晚上七点钟交代一项任务下来,要求在十一点钟前必须完成。当时我正在外面吃饭,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九点钟,也就是说我要在两个小时内完成这件事情。这时,必须全力以赴,在规定时间范围内,尽我最大努力做到自己最大能力能做到的事情。”王之一答。

       “心理承受的压力也很大呀?!”

       “对,必须学会克服!既然接到这件事儿,同意去做了,不能说半路打退堂鼓不做了,这对自己来说是一种挑战。说大一点的话,我们所做的工作对开幕式的每一分钟都是有影响的,心里会有一种情怀支撑着做下去。据我所知,其他团队的工作也非常辛苦,他们都挺下来了。奥运会毕竟是2008年最大的一件事情,我们能参与进来已经很幸运,如何把这件事情做好,我们肯定要全力以赴,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效率和能量。”

       2008年8月8日晚8点,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正式演出。主题歌、点火仪式、迎宾曲、梦幻五环、中华礼乐……开幕式上每一次名字的出现,王之一的手机短信就会不停地响起。而他却并没有留在现场观赏,只能与同事们一起守在宾馆电视机前看奥运会开幕式。

       今年元旦,由美国NBC电视台实况转播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光碟出版后,张艺谋特意留了一份送给王之一,并在封面上写下:“王之一辛苦!”


       梦想照进现实,

       喜欢创作走向作曲

       王之一的父亲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吹得一手好笛。在父亲的教导启蒙下,王之一打小就喜欢音乐,尤其喜欢弹钢琴。不过,与很多学音乐的孩子都希望自己长大后成为一名出色的演奏家相比,王之一有些与众不同,他更喜欢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对音乐的理解。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自己对音乐认识的加深,他越来越感觉音乐可以表达很多情感,然而弹钢琴只是对别人的东西在演绎,如果自己创作的话,更能直观的表达自己的思想。

       了解到儿子的想法后,父亲很支持他,骑着自行车载他到新区京杭大运河体验生活。从未学习过作曲的王之一在10岁那年即兴创作的钢琴曲《大运河》,让父亲这位老音乐工作者吃惊不小——那四拍子宽广悠长的民族音调、左手流水般的分解和弦琶音恰如其分地展现了一幅运河的风景图。父亲说:“他对音乐的感觉把握很好,如果好好学,会有更大发展。之一弹琴虽然很好,但弹的是别人的,我主张他以后多弹自己的作品。”于是,王之一正式走向作曲。

       自信+喜爱,王之一在学习音乐创作的道路上,显得动力十足,轻松自如。他的成绩,也总是班级里最出色的。读本科时,他获得了院长才华奖学金、国际学生奖学金;读硕士时,他又获得了国际格文美尔作曲大奖赛提供的奖学金。他的硕士毕业作品———管弦乐《泪的色彩》几近完美的和声和配器,得到了评审教授的一致认可,他成为唯一一名获得A+最好成绩的中国留学生。


       “王眼”看故乡:

       音乐在苏州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北京奥运会结束后,王之一基本上留在北京。身为上海歌剧院专业从事作曲工作的他并没有因此而闲下来。在与朋友合作完成了一部现代芭蕾舞音乐创作后,曾经为苏州电视剧《谍战古山塘》创作片头、片尾和主题歌的他,将再次向苏州父老展现自己的音乐才华,担纲《风雨雕花楼》的音乐创作。他告诉记者,在《风雨雕花楼》中会有昆曲、评弹、江南民歌等民族音调和琵琶、笛子等民族器乐演奏的音乐片段。

       《风雨雕花楼》音乐创作结束之后,王之一将独立完成一部以李白三年宫廷生活为主题的歌剧。众所周知,歌剧音乐创作包括演唱、演奏、乐器、台词、舞台表演等综合艺术,作曲家需要深厚的沉淀方可。二十多岁独自挑大梁,王之一觉得身上的担子很重,不过既然有这个挑战机遇,他认为自己应该把握住。

       出生在江南水乡平江历史街区,留学在时尚之都美国,现在工作在上海、北京两座现代国际城市之间,王之一对家乡的音乐土壤会有着怎样的观点呢?面对记者的提问,王之一很坦率:“北京、上海的文化很发达。特别是北京,国内一流的艺术家几乎都汇集在那里,无论演出还是音乐会或者国际艺术文化交流,内容非常丰富。苏州是一座古城,相对于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来说,音乐文化还不是特别活跃。苏州毕竟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只要有一个好的设想、好的具体实施方案,苏州完全可以在文化上有很大发展空间的。”